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民族文化
民族文化 << 首页:您的位置
创世英雄崇仁丽恩
来源:祖国大家庭丛书  |  发布时间:2015-7-17 | 浏览次数:
 

      各民族在人类的童年,都创造了许多美丽动人的故事,如汉族的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大禹治水等,是古代先民对世界起源、自然现象和社会状况的主观想象的曲折反映。我们透过这种幻想的神秘外衣,可以知道许多古代原始社会中的历史真实。用纳西象形文字(东巴文)书写的史诗《崇邦统》——创世纪,就是一部内容丰富的古典名著,是我们认识古代纳西族社会历史的知识总汇。

      《崇邦图》是怎样记述创世纪的呢?在那“天体在摇晃,大地在震荡,树木会走路。石头会说话”的遥远年代,天地、日月、山川三样的影子先行出现,“三样生九个,九个变母体”;自然界本身就是丰富多样,这与汉族古代“三生九,九生万物”是思想同出一畴。“出现真和假,出现虚和实”;真实来变化,出现声和气“;声气变化成双蛋,鸡分黑白神也分善恶,最初人类生于海。一切宇宙世界是物质形成的(如声、气、蛋、海等),唯物的;同时也是辩证的(真假、黑白、善恶等);它反映了纳西先民最初对宇宙的朴素认识,闪耀着原始哲学的智慧光芒。至于人、神生于蛋之说,则和汉族古代“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相类似。

        纳西族的开天辟地传说,具有自己的特色,那就是展现出集体的智慧和众人的力量,而不是归功于某一个上帝创造。“开天的巨匠是天子九弟兄,辟地的先师是虎女七姐妹;众神竖天柱,五方金柱来撑天;玉石来补天,黄金来铺地;群神共建灵山来镇地,虎豹也来守灵山;天不再叫唤,地不再动摇。”这样的创作特色也许是原始社会的先民,集体采集和狩猎,集体放牧和刀耕火种,共同创造原始文明的一种曲折反映吧。

        纳西先祖是大海的儿子以“父子联名”作为自己的文化特征,儿名必须联父名,即是:海史海古、海古美古、美古初初、初初慈禹、慈禹初居、初居具仁、具仁迹仁、迹仁崇仁、崇仁丽恩,到了先祖崇仁丽恩这一代,“丽恩五弟兄,弟兄无伴侣,为同姐妹结伴而斗争者丽恩六姐妹,姐妹无配偶,又同兄弟结缘成对偶。”今天看来这是荒唐的行为,但在原始社会最初家庭的第一阶段,同胞兄弟姐妹一概互为夫妻,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是原始血缘家庭的生动记录,是原始的群婚制,也是世界上许多民族曾经历的社会历史现象。

        据史诗记载,兄弟姐妹互为夫妻后,碰到了一场洪水滔天的灾难:“高山被搬移,虎豹不能过;深谷被冲迁,鱼獭不能游;阴阳又混沌,日月又无光。”崇仁利恩得到阳神老公公的指点,躲在一个皮鼓动里,漂流了七个月零十三天,才免于来顶之灾。洪水故事反映了人类曾经历过的远古洪荒时代。洪水过去之后,人类绝迹了,要怎么办呢?

      “崇仁丽恩呀,好男无伴侣,找伴去上天,衬恒果白命,天女无配偶,求偶来下凡。黑白交界处,盛开白梅花了梅花开两季,两花争吐艳!丽恩变白花,天女变白鹤岗白花插鹤翅,一齐来上天。”丽恩在天神祖劳阿普家里,历尽艰辛。他为了娶得天女,替天神家砍林烧荒,耕耘播种,收割打场;高岩捉岩羊,深水拿肥鱼,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去挤三滴虎乳!这是古代社会“从妻居,服劳役”的习俗制度的反映。丽恩向天神求婚,天神却要索取天女的聘礼和身价。丽恩回敬天神说,我在你们家做了那么多的苦活路,难道还不能顶替聘礼和身价吗?天神还是不罢休,一再盘问丽恩的身世,丽恩自豪回答说:

我是开天九兄弟的后代,
我是辟地七姐妹的后代,
我的祖先呀,
漫步九十九崇山,
九十九个山寨所称赞;
翻越七十七平川,
七十七个村庄所夸奖。
我的种族呀,
象螺白狮子那样雄威,
肥壮金象那样高强,
久高那布一样力大无前。
一口咬进三腿牛肉哽不住,
一嘴吃下三升炒面不会呛;
江水灌入口也不会解渴,
雪山吞下肚也饱餐。
我的种族呀,
所有会杀的人不谋害,
根本不可能杀绝;
所有会打之人来打击,
终究没有被打垮呵!
这是英雄崇仁丽恩战天斗地的坚强意志和坚忍不拔的奋斗精神的集中体现。结果,丽恩胜利了!丽恩和天女双双迁徙人间,重建家园,繁衍后代。这种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概同,直到今天仍有着激动人心的艺术魅力。
丽恩和天女离开天神家,快要迁徙人间的时候,天神还是给了许多陪嫁的礼物:金碗、银碗、耕牛、乘骑、家畜、五谷等,其中包括“给三个男奴、给三个女奴”。奴隶与财产一起计算,奴隶被当做陪嫁品,是奴隶社会形态的反映,也说明这部史诗的最后定型,用象形文字写进东巴经而流传,应当是纳西族进入奴隶社会之后。
《崇邦图》还记载了丽恩和天女所走过的一条民族迁徙路线,大体上从今天的四川西南部,迁徙到云南的西北部,经有关学者实地考察和定证,符合汉文文献记载的纳西族历史活动的空间。所以,一条民族迁徙的路线,也就是一部民族历史活动图,有着重要的科学和学术价值。
这部史诗的重要意义,还在于它是以民族和睦繁荣来结尾,藏族、白族和纳西族是崇仁利恩和天女的后代:“一母之子变成了三种人,一坛泡酒酿成三样味,一匹好布织成三个色!三个儿子说出三种话,穿衣三个样,骑马三个样,住也住到三个不同的地方。老大是藏族、迁到上方‘拉萨垛肯盘’,住在白帐篷里头,子孙多得象河沙。老三是白族,迁到下方‘布鲁知饶买’,住在大瓦里头,子孙多得象树叶。老二是纳西,迁到中间‘精久老来地’,住到木板房里头,子孙多得象繁星。”这个美丽动人的结尾,不仅反映了藏族、白族、纳西族的历史渊源关系,同时也表明了纳西族先民渴望民族和睦和友好相处的崇高理想。所以,我们说这部史诗不仅是纳西族文学史上的一颗灿烂明星,也是纳西族古代文化的精华。正因为如此,这部史诗中的主要历史典故,被元、明以来的汉文地方志书所采用,同时写进纳西族土司于明代撰修的家谱《木氏宦谱》之中。史诗中所反映的主要习俗,也被当做纳西族的传统习俗,一代一代地继承和流传下来。
              
                                                            (摘自祖国大家庭丛书——《进取向上的纳西族》一书)
 
 

 


 上一篇:三多神     下一篇:大鹏神鸟“修曲”

网友评论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相关内容  
 
云南省丽江玉水寨生态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香格里大道865号(674100)
联系电话:0888-5190152 订餐:0888-5190109 E-mail:yushuizhai@163.com QQ联系:有事点这里
国家备案号:滇ICP备06003908号 云南备案号:53070203402011号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125号

Copyright © 2008~2016 LiJiang Jade Water Village eco_culteral tourism Group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AspCms © 2012-2013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